九價HPV疫苗怎么預約?一針難求,九價HPV疫苗陷入國產僵局

億歐網 2020-07-27 09:21:02

1.九價疫苗的供需矛盾尤為尖銳,“搖號接種”、“一針難求”的現象屢見不鮮;

2.GSK和默沙東的HPV疫苗之爭已經證明:“價”高者而不是價低者得市場;

3.未來國內的HPV疫苗市場可能將是“一大多小”的競爭格局。

“趕在超齡之前,我打了九價疫苗的第一針。”25歲的Melody趕上了接種HPV九價疫苗的“末班車”(國內該價疫苗的接種年齡上限為26歲)。

HPV(人乳頭狀瘤病毒)感染是引發宮頸癌的主要病因。

國家藥監局官網顯示,宮頸癌是中國15-44歲女性中的第2大高發癌癥,僅次于乳腺癌?!?015中國癌癥統計報告》估計,當年我國宮頸癌新發病例約9.89萬例,死亡人數約3.05萬,平均每小時就有3人死于宮頸癌。

值得慶幸的一點是,它是目前唯一一種病因明確、可早發現早預防的癌癥,HPV疫苗就是預防宮頸癌的有效方式之一。

隨著近年來女性對自身健康的關注,越來越多的人像Melody一樣開始“自救”,從疫苗簽發量逐年攀升的趨勢上可見一斑。

根據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的數據,2017年我國引進首批HPV疫苗,當年的簽發量為145.52萬支;2018年為693.6萬支;2019年達到1018.1萬支,是2017年的7倍。

和國內超3億HPV疫苗的適齡女性(9-45歲)人群相比,激增的簽發量勉強覆蓋1%的人群,供不應求的問題日益凸顯。

其中,九價疫苗的供需矛盾尤為尖銳,“搖號接種”、“一針難求”的現象屢見不鮮。深圳衛健委的數據顯示,深圳2019年第11期九價疫苗搖號中簽率約為2.07%。

很長一段時間內,全球范圍內HPV疫苗獲批上市的只有GSK(葛蘭素史克)的二價疫苗、默沙東的四價和九價疫苗。2020年4月,首個國產HPV疫苗——馨可寧(二價HPV疫苗)正式上市。其背后的生產商廈門萬泰滄海(以下簡稱萬泰滄海),也隨即成為全球第三家宮頸癌疫苗供應商。

二價式微,高價疫苗“受寵”

HPV疫苗的“價”指的是所針對病毒型別的數量,九價即為能夠預防9種HPV病毒的感染。

HPV有100多種亞型,大部分為低危型,不會導致宮頸癌。

最主要的高危型是16和18型,70%的宮頸癌由這兩型HPV導致,二價HPV疫苗就是針對這兩種高危型研制。

四價HPV疫苗在此基礎上增加了6和11型,可預防70%以上的宮頸癌和70%以上的尖銳濕疣。

九價HPV疫苗還覆蓋31、3、45、52及58五種型號,可預防90%以上的尖銳濕疣和90%以上的宮頸癌。

在注射HPV疫苗后,它發揮作用的機制主要是刺激人體產生抗體,這些抗體就能中和病毒,起到防止HPV感染的目的。

縱觀國際市場,自2006年默沙東上市四價HPV疫苗佳達修(Gardasil)、2007年GSK上市二價HPV疫苗希瑞適(Cervarix)以來,這兩家企業就一直“霸占”HPV疫苗市場。

2011年后,兩者之間的銷量差距逐漸拉大,GSK的希瑞適被遠遠甩在后面。2014年默沙東上市了九價HPV疫苗佳達修(Gardasil9)后,希瑞適的銷售額更是斷崖式大跌。HPV疫苗市場從GSK和默沙東的“兩足鼎立”演變成了默沙東一家獨大。

2016年,希瑞適因在美需求極低而退出了美國市場。同年,GSK轉向進軍中國。彼時,國內的HPV疫苗市場幾乎一片空白。

但GSK的希瑞適在中國市場并沒嘗到多久的甜頭。隨著默沙東的四價和九價佳達修陸續在國內上市,GSK的二價疫苗再次受到沖擊,市場份額遭遇嚴重擠壓。

自2018年起,智飛生物就全權代理默沙東的四價和九價HPV疫苗。其財報顯示,近兩年四價和九價HPV疫苗的簽發量遙遙領先。2018年默沙東的四價和九價HPV疫苗在國內上市即占據70%的市場,2019年更是超過80%。

但供應量跟不上制約了這兩款HPV疫苗的銷售量進一步增長。一方面,產能跟不上需求量的爆發式增長,要供貨給全球70多個國家的默沙東,產能嚴重不足。另一方面,疫苗上市周期較長,從生產出來到最終在國內上市,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。

這給國產HPV疫苗留下了可觀的市場空間。

根據獲批適用年齡段的不同,國內HPV疫苗的存量市場主要分為三部分:只能打二價疫苗的9-15歲女性,只能打四價疫苗的27-45歲女性,和三種疫苗都適用的16-26歲女性。

與發達國家相反的是,國內成年女性,特別是有一定經濟基礎的,接種意愿遠高于青少年。背后的原因不難理解:一方面,更多高年齡層女性的自我保護意識被激發;另一方面,我國HPV疫苗未納入國家免疫計劃,需要受種者自費。

另外,在涉及醫療健康的相關選擇上,大多數消費者更注重效果和安全。HPV疫苗受種者的選擇基本上遵循九價最優、四價次之、二價末選的邏輯。

“雖然九價(疫苗)和四價(疫苗)價格差得不算多,但效果差得挺多的。”最近剛接種完九價HPV疫苗第一針的Lotus告訴億歐大健康。

疫苗專家陶黎納則認為,單從預防宮頸癌的角度看,二價和九價HPV疫苗的效果差距不大。“買普通車還是買寶馬,都可以達到基本的出行需求。當然寶馬可能更安全一點,但不是所有人都必須要買寶馬的。在宮頸癌的預防上,九價HPV疫苗的效果只是略好一點,但也沒達到完美的程度。”

盡管如此,現實中九價疫苗突出的供求矛盾卻客觀存在。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,九價HPV疫苗的適齡人群(16-26歲)約1.2億。而按照智飛生物2019年九價HPV疫苗批簽發量332.4萬計算,能夠接種到該疫苗的人數還不足總數的1%。如果按照10%的核心人群滲透率,以1298元/針、每人3針計算,國內九價HPV疫苗的市場體量將超過467億元。

國產二價HPV疫苗的路在何方

今年4月,萬泰滄海研發的馨可寧(二價HPV疫苗)上市,打破了國際上僅有兩家HPV疫苗的獨占局面。

萬泰滄海是萬泰生物旗下全資子公司,馨可寧是其與廈門大學歷時18年共同研發而成的。截至2020年6月28日,馨可寧年內簽發量已經達到26萬支,覆蓋到16個省份。

不同于GSK的HPV疫苗采用昆蟲細胞表達、默沙東HPV疫苗的釀酒酵母表達,萬泰滄海另辟蹊徑抗原技術,利用DNA重組科技在大腸桿菌中表達類病毒顆??乖?,并運用于疫苗生產。青桐資本醫療投資總監薄奧克解釋:“馨可寧的研發原理是利用細菌(微生物)表達,這比培養細胞和酵母(真菌)的成本要低。”

馨可寧的低成本也直接體現在了價格上。其每一劑針的價格為329元,比目前國內最便宜的HPV疫苗——GSK的希瑞適,還要低43%左右。在陶黎納看來,萬泰生物的二價HPV疫苗在防癌效果相似的情況下,在價格方面具有明顯優勢。

但一個不可忽略的問題是,GSK和默沙東的HPV疫苗之爭已經證明:“價”(HPV的型別)高者而不是價(HPV疫苗的價格)低者得市場。在此背景下,萬泰生物推出被美國市場“拋棄”的二價HPV疫苗,市場留給它的空間還有多少?

“短期內它還無法撼動兩大巨頭的市場,只能說撬一塊未成年人市場。”薄奧克認為,馨可寧看到了低年齡組和下沉市場的機會。

雖然其適齡接種人群為9-45歲的女性,但鑒于成年女性多傾向于選擇四價和九價HPV疫苗,馨可寧不得不以低年齡組作為受眾的突破口。另外,在其價格優勢的基礎上,馨可寧可以采取差異化的競爭策略,避開兩大巨頭鏖戰的一線城市,在二三線城市快速打開市場。

實際上,推出二價HPV疫苗馨可寧只是萬泰生物開局的第一步。面對四價和九價HPV疫苗簽發量的強勁增長,萬泰生物不可能放棄這塊“肥肉”。目前其九價HPV疫苗已經進入II期臨床,這也是全球第二個、中國首個申請臨床試驗的九價HPV疫苗。

與此同時,GSK也痛定思痛,不想再吃低“價”的虧。2019年,GSK與萬泰滄海簽署了一項合作協議,宣布雙方將聯合研發新一代HPV疫苗。

據陶黎納介紹,目前大部分的HPV疫苗會根據HPV的亞型一一對應研發,但萬泰滄海的創新抗原技術平臺可以實現一對多,比如同一個蛋白可以應對三個型別的病毒。

研發駛入快車道,讓“價”再飛一會兒

先“出圈”的馨可寧是國內密集研發HPV疫苗的縮影。實際上,它所在賽道的各家企業都正在加快研發速度。

截至目前,我國有4個HPV疫苗產品已獲批上市,1項進入藥品生產注冊審批階段。1項正在開展III期臨床試驗,5項正在開展II期臨床試驗,7項正在開展I期臨床試驗。

這是一個亟需開墾的藍海市場。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數據顯示,中國9-45歲潛在接種HPV疫苗的人群約3.56億人,按照每人最多接種3針計算,國內HPV疫苗市場缺口將超10億支。以目前最低價的二價HPV疫苗(馨可寧,329元/只)計算,該市場的規模最少有3290億元。

越來越多的企業“一頭扎進”這個廣闊賽道,第2個國產HPV疫苗也即將出現。

6月15日,沃森生物發布公告表示,其旗下子公司上海澤潤的二價HPV疫苗已進入藥品生產注冊審批階段。另外,上海潤澤還獲得了九價宮頸癌疫苗的臨床試驗許可。

除了研發常規的二價、四價和九價HPV疫苗,還有一些公司正在研發更高價疫苗,如北京諾寧的十四價HPV疫苗和中生生物的十一價HPV疫苗。

從技術角度看,目前HPV疫苗的主要發展方向包括:多價、表達體系、L2蛋白和治療性疫苗。

總體來看,目前國產九價及更高價疫苗還處于臨床階段,雖然短期內有萬泰生物、澤潤生物的二價HPV疫苗上市,但與默沙東的九價HPV疫苗相比競爭力仍然較弱。

目前看來,在國內仍然是HPV疫苗存量市場的情況下,默沙東的四價和九價HPV疫苗將隨著放量而繼續占領市場。

智飛生物作為默沙東HPV疫苗的國內獨家代理,將享有較長時間的紅利期。智飛生物2019年表現亮眼,憑借疫苗產品代理業務,總營收大增102.5%。其中四價HPV疫苗和九價HPV疫苗全年簽發數量分別實現了同比增長45.88%、173.35%。

而作為國內首個上市二價HPV疫苗的企業,萬泰生物具有先發優勢。緊隨其后的各家公司,也都在觀望它放量之后的真實表現。

“疫苗企業一般都是研發型企業,萬泰生物在研發上多少是領先的。接下來就是銷售的考驗,只有把產品推出去才能做大市場。”和君咨詢醫藥醫療事業部業務合伙人陳建國向億歐大健康這樣分析。

未來國內的HPV疫苗市場可能將是“一大多小”的競爭格局,一指的是默沙東,而多指的是國內多家研發企業。不排除有技術創新、性價比高的HPV疫苗,將在一眾藥物中脫穎而出。

后記

截至2020年1月,已有超過100個國家和地區將HPV疫苗納入國家免疫規劃,超過75個國家和地區對9-14歲女孩采用兩劑次免疫程序。但我國9-14歲女孩的HPV疫苗覆蓋率相對落后:9-45歲女性的HPV疫苗接種率不足0.05%,其中9-14歲女性在接種人群中占比不足5%。

在今年兩會期間,全國政協委員于魯明建議將HPV疫苗納入國家免疫規劃(9-14歲女孩免費接種),努力將宮頸癌疾病對我國女性的威脅降到最低。

“未來10年甚至20年內,HPV疫苗都不太可能納入醫?;蛘邍颐庖哂媱?。”陶黎納表示,從重要性講,HPV疫苗還排不上號。前面至少還有兩個更緊迫的疫苗(肺炎疫苗流感嗜血桿菌疫苗和13價肺炎疫苗)還在排隊。

實際上,HPV疫苗接種要趁早。前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醫師的龔曉明曾撰文解釋,HPV 疫苗重點在預防而不是治療,未成年首次性暴露前接種HPV疫苗要比成年后接種效果更明顯。

而且值得注意的是,HPV疫苗不能替代宮頸癌篩查。世衛組織建議對9-14歲女孩實施接種,30歲及以上女性預防宮頸癌的最佳方法則是定期進行病變篩查和治療。

但一個客觀的現實是,中國女性從小缺乏性健康和性保護教育。青少年HPV疫苗接種率極低的深層原因,與這方面教育的缺失緊密相關。

Lotus認為,大家應該正視接種HPV疫苗這件事,學校也可以開設生理健康課加強科普。“我最大的困惑是渠道和信息都不太透明,除了看在豆瓣、知乎、小紅書等攻略,沒有特別權威的渠道能讓我了解它。”

成年之后,她們開始自救。

“打完(疫苗)之后,感覺自己還可以多活10年。”同樣接種了九價HPV疫苗的Miranda覺得,自己得到了更多的安全感。

九價HPV疫苗,國產

免責聲明:市場有風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賣依據。

贵州体彩11选5开奖结果